爱游戏官网

“联抗”部队:“党绝对领导下的外围军”

作者:宿州高新投资   更新时间:2021-08-04 16:09:51   您是第0位浏览者 字体大小:  】打印



1940年10月10日,“联抗”部队在江苏省泰县的曲塘镇宣告成立。这是一支非常特殊的抗战部队,在4年时间里,该部队灵活地运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,团结、争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坚决打击日伪顽军,为新四军创建苏中抗日根据地、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陈毅曾称之为“党绝对领导下的外围军”。

建立初衷:架构合作的桥梁

1940年,新四军挺进苏北后,依靠广大群众,在黄桥决战中消灭了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的进犯部队,基本结束了国民党顽固派在苏北不抗日、只扰民的统治。

但此时,在沿长江和里下河一带仍驻有三四万国民党非嫡系部队,这些部队没有积极参加韩德勤对新四军的进攻,有的向新四军表示过中立和友好的态度,如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的李明扬部、税警团陈泰运部等。这些部队在韩德勤主力大部被消灭后忧心忡忡,即便知道新四军坚定履行团结友军一同抗日的诺言,他们也还是心存疑虑,企盼在新四军和他们驻地之间能建立一个缓冲地带,驻扎一支他们能够信任的部队。为此,李明扬与陈泰运提议由国民政府军委会战地党政委员会委员(中共秘密党员)黄逸峰出面组织一支新部队,驻扎在李明扬、陈泰运部与新四军之间,作为缓冲力量。

为进一步团结地方实力派共同抗日,通过“外围军”去争取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士绅,陈毅同意了这一要求。经过双方沟通后,最终确定以“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直属纵队、鲁苏战区苏北游击指挥部第三纵队联合抗日司令部”的名义组建“联抗”部队。1940年10月10日,“联抗”在江苏泰县的曲塘镇成立,黄逸峰担任“联抗”部队司令。

建军模式:多方共创的武装

“联抗”成立之初采取的建军模式是:只要同意抗日,余皆不问。其成员来源比较复杂,主要包括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特务营中的一个连;国民党地方实力派李明扬部的一个中队;税警团陈泰远部的一个连;国民党江苏省保安一旅薛承宗部的一个连;原国民党泰县曲塘、白米两个区的常备中队;上海、南通、东台等地的一批知识青年和工农群众;以“联抗”部队东南支队的名义招募的100多人等。

部队成立之初,按照部队到达先后编为四个大队。第一大队由李明扬部来的一个连加上泰县白米区常备中队组成,第二大队由泰县曲塘区常备中队加地方部分青年组成,第三大队由保安一旅的一个连为基础组成,第四大队由新四军的一个连为基础组成。后又成立第五大队、特务大队、曲塘大队和独立支队等。

司令部下设秘书处、参谋处、军需处、副官处、税务处。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派了张孤梅为政治部主任,还派了朱微明、严光等政治工作骨干来“联抗”。政治部下设组织科、宣教科、敌工科,还成立了干部训练班、战地服务团。

“联抗”部队成立之初,一方面积极扩军,组建部队。另一方面,积极协助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筹备召开曲塘和平会议。黄逸峰克服国民党顽固派的阻挠破坏,经过与各方面联系和协商,于10月30日在曲塘召开苏北和平会议。会议通过了包括抗战合作、实现民主政治、改善人民生活、保障人权财权、停止一切反共行动等九项重要提案,并通电要求重庆以这九项提议作为解决苏北问题的方针。11月15日,黄逸峰出席了在海安召开的苏北临时参政会并被选为议长。此后,他继续利用在国民党中的影响和“联抗”部队的特殊形式进行统一战线工作。

道路探索:加强党的领导

“联抗”成立后,由于采用了多方共建的模式,导致了它具有与其他新四军部队迥然不同的特点。它的构成较为复杂,实行旧军队的军衔制和薪饷制,较为缺乏政治工作的传统,官兵的政治觉悟较弱。因此,只有解决这些问题,“联抗”才能形成强有力的战斗力。

针对这一情况,陈毅、粟裕等认识到,既要兼顾联抗的特点,又必须加强党对联抗的领导。1941年2月13日,李长江在日军诱降下率部众近万人投敌,通电就任汪伪“反共救国军第一集团军”司令官。“联抗”参加了新四军讨伐李长江的战役,后转入农村地区休整。1941年5月,“联抗”奉师部命令,除留下二大队二中队和曲白军政委员会坚持原地斗争外,其余部队转移到东台横河一带进行整训。在整训期间,陈毅对“联抗”的发展方向作出明确指示:“你们名义上不是新四军,但实际上是属于党绝对领导下的外围军,所以要以新四军的标准改造部队。”为此,“联抗”部队以新四军来的一个连队作为标准和榜样,逐步将“联抗”改造成为一支人民的军队。

首先,对部队进行整顿和改编。部队废除了军衔制、薪饷制,改为大家一样的津贴,士兵生活条件也有一些改善。对军纪败坏、成分严重不纯者强制解散,对编余人员则适当安排工作,不愿干的遣资礼送或准其请长假另谋出路,并向他们表示,今后如果再来“联抗”仍然欢迎。1941年9月,新四军军部任命黄逸峰为“联抗”党委书记,归中共苏中军政党委员会指导,军事行动接受苏中军区指挥。

其次,加强党的组织建设。新四军军部先后派张敬人、卢涛、贺敏学、吴光明等党员到“联抗”,充实“联抗”党的力量。司政机关和各个连队都建立了党支部,党员多的单位建立了党总支,建立了经常性的党课制度。通过党的组织生活,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,要求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,严肃部队纪律,增强了连队的战斗力。到1942年冬,“联抗”党员已占部队总人数的35%左右,其中主力连队的党员达到总人数的40%—45%之间,从而加强了党对“联抗”的领导。

再次,加强连队的思想政治工作。每个排都配备政治战士,连队每周进行政治教育和文化教育,内容包括阶级教育、爱国主义教育、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教育和国内外形势教育等,并根据苏中军区要求编写《工人与革命》《农民与革命》《家庭与革命》等教材。同时,注重把教育与实践结合起来,开展拥政爱民活动,帮助群众生产劳动,继承新四军的光荣传统。

完成使命:编入新四军

在党的领导下,“联抗”在抗日烽火中逐步成长起来,从一支联合抗日的武装成长为党的抗日武装。在反“清乡”、反“扫荡”、反“伪化”斗争中,“联抗”部队先后开展巧夺墩头镇、强攻章郭庄等数十次战斗。其中与日伪军作战20多次,俘敌1000名。

1943年初,日伪对苏北进行“扫荡”,税警团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,总指挥陈泰运逃跑,其残部在副总指挥林叙彝及进步军官陈振、李浩的领导下与“联抗”联系,希望得到“联抗”的帮助。当晚,在“联抗”部队的掩护下,税警团余部安全转移到苏中三仓河一带。但陈泰运非但不感激,反而撤掉林叙彝、李浩等人职务,任用从日伪投降回来的江振南、符学才为第一、第二团团长。

此后,陈泰运不断挑起与“联抗”部队的摩擦。5月,陈泰运同伪第二十六师分段对第三分区实行封锁,断绝新四军南北交通,与伪第二十四师夹击“联抗”部队,杀害新四军干部,派遣特务到第三、第四分区进行造谣破坏。

1944年9月,应各界人民请求,新四军集中苏中各分区主力,在“联抗”配合下发起了讨伐税警团的战斗。经多日激战,税警团大部被歼灭,残部在如皋和泰州的日军接应下逃走。此役收复顽伪据点十余处,使苏中各分区连成了一片。至此,“联抗”周围的国民党军,除了李明扬部少数人外都已不复存在,“联抗”作为缓冲力量和外围军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。

经过四年艰苦卓绝的战斗,“联抗”积累了“在党的领导下建设外围军”的经验,而且由小变大,由弱变强,成为一支军事、政治、文化素质过硬的队伍,光荣地完成了党交给的历史任务。此后,黄逸峰调任苏中第一军分区司令员,“联抗”部队两个团正式编入新四军战斗序列。


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,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